Tonix Pharmaceuticals is currently enrolling participants in a Phase 3 trial for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(PTSD). For more information, please visit www.recoverystudy.com or www.clinicaltrials.gov (NCT03841773).

News & Events
: Press Releases

外国妇女生小孩视频 _但令逢采摘,宁辞独晚荣——一朝言语成文章的“大手笔”陈叔达

饱满的谷穗都是谦逊的低着头,这句话用在陈叔达身上最是恰当不过了。与自诩“身份最贵”的萧瑀相比,陈叔达才是真正的“天潢贵胄”——萧瑀只不过是偏暗一郡的后梁皇子,陈叔达却是与当初的隋朝划江而治的南陈后主陈叔宝的弟弟,爵封亲王。

陈叔达年幼时也是可以跻身神童之列,自幼便颇有才学,十岁时就能即兴赋诗,提笔立就。陈后主登基为帝之后,陈叔达被封为义阳王,也算快活逍遥。可惜好景不长,开皇九年(589年),隋军灭陈,陈叔达也作为俘虏来到隋朝,却是一直没有得到任用,直到大业年间,隋炀帝才任命他为内史舍人,后来又到绛郡担任通守。

大业年间的绛郡,郡治所设在正平(现在的山西省新绛县),下辖正平、龙门、太平、曲沃、翼城、稷山、绛、垣曲等8县,算是中等郡。通守这个职务是隋炀帝设置的,职位仅次于郡太守,算是二把手,但是管着全郡的军务,在乱世的实权,应该不次于太守。

也正是因为陈叔达有这样的便利,李渊在617年从太原起兵反隋,兵锋指向长安的时候,陈叔达率领全郡投向李渊,李渊在尚未称帝的时候担任大丞相,就任命陈叔达为丞相府主簿,封汉东郡公,和丞相府记室温大雅(就是写下大唐创业起居注的牛人)一同执掌机密。值得一提的是,隋朝禅让给唐的诏书,也是陈叔达起草的,由此可见李渊对陈叔达的信任程度。

李渊称帝之后,陈叔达从黄门侍郎起步,最终在武德四年(621年),官至侍中,算是拜相了,成为了李渊的核心班子。他思路清晰,言语明畅,逻辑严密,每次在朝堂发言,满朝官员都为之侧目(估计是在用心学习)。他所经手的公文,不仅义理明晰,而且文才斐然,后世的白居易赞叹说:吾闻武德暨开元中,有颜师古、陈叔达、苏颋称“大手笔”,掌书王命,故一朝言语,焕成文章。

“焕成文章”出自《论语·泰伯第八》,原文应该是“焕乎!其有文章”,其中,焕的意思是光芒四射。

要知道,能撰写逻辑严密的公文不难,能挥洒浪漫无羁的文采也不难,但是要在公文中展露文采,做到达(准确传达朝堂的意志)雅(体现小清新的文艺情怀)兼备,的确是非常人所能。这位陈叔达,恰是少数能做到的几个人之一。

陈叔达不仅文章、公文写得好,他的诗也写的不错。其中有一首咏菊,更是大有深意:

霜间开紫蒂,露下发金英。

但令逢采摘,宁辞独晚荣。

头两句已经成了菊花的代名词,很多小资画家的菊花之画,都题这两句诗。后两句是说,只要能遇到欣赏(采摘)的人,晚些开花也没有什么遗憾。“晚荣”除了字面意思之外,还有一层“晚年显荣”的含义。

他在太建十四年(582年)就是南陈的亲王,直到武德四年(621年)才在唐朝拜相,中间的39年,算是仕途蹉跎吧,发出“晚荣”的感慨,可以理解。

他还有两首《自君之出矣》的诗,也是写的温情脉脉:

自君之出矣,红颜转憔悴。

思君如明烛,煎心且衔泪。

自君之出矣,明镜罢红妆。

思君如夜烛,煎泪几千行。

自君之出矣算是一种“命题作文”,以此句为题,以此句为首句,有很多诗人都写过这样的同题诗,其中流传比较广的是盛唐时期辅佐唐玄宗的名相张九龄那首《赋得自君之出矣》:

自君之出矣,不复理残机。

思君如满月,夜夜减清辉。

不过,我觉得,把《自君之出矣》写的柔情蜜意,百转千回,又爱恨交加的,是宋朝一位不太知名的诗人,名叫宋无。我们来看看这两首:

之一

自君之出矣,妾不出闺门。

怀君不敢恨,惟有感君恩。

之二

自君之出矣,妾自奉尊嫜。

知君不思妾,亦当思故乡。

尤其是“知君不思妾,亦当思故乡。”,其实是在自我遣怀,即便他不思念我,但是也会思念故乡,思念父母,早晚会回来的,只要他回来,我们就相聚了。

第二首中,嫜是公婆的合称。

说到公婆,话题就可以又回到陈叔达身上,他是一个孝子,也在历史上留下了和“袁绩怀橘”类似的孝亲典故,权且称为“树达留葡萄。

袁绩怀橘的典故发生在三国时期,6岁的袁绩因为神童之名受到袁术的款待,在宴席的餐后水果中有橘子,袁绩“吃不了兜着走”,在自己怀里装了3枚。等到告辞之时相互施礼作揖的时候,橘子滚落在地,袁术问其原因,袁绩说自己在这里吃到了这么好吃的橘子,但是母亲还没有尝到,他是带回去几个给母亲。袁术深受感动,给袁绩家送了两筐。后来人们把孝敬母亲的礼物称为“袁郎橘”或 “袁氏橘”,成为孝亲之典故。

在小说《三国演义》中,诸葛亮舌战群儒,袁绩站出来刚一报出自己的姓名,还没来得及发难,就被诸葛亮讽刺为“偷橘子”的袁郎,惭愧而退。看来,诸葛丞相是“攻其一点不及其余”。但是确实也有人非议袁绩,说他并没有事先说明是给母亲拿的橘子,当被发现“怀橘”的时候再来解释,就有点欲盖弥彰了。

陈叔达就办的比较“敞亮”:

在南陈时期,他的母亲不是皇后,而是一位姓袁的昭容。南陈亡后,这位袁昭容就一直跟着陈叔达生活。

李渊有一次曾宴请群臣,席上有葡萄。人家陈叔达拿着葡萄没吃,招呼侍者打包。高祖便问原因。陈叔达说自己的母亲患有口干病,想吃葡萄却吃不到,他想拿回家给母亲吃。一句话触动了幼年丧父的李渊,唐高祖流着泪说你还有母亲可以送食物呀!言下之意是深深感慨自己“子欲孝而亲不在”。

因为陈叔达如此受到李渊的信任,所以才能在李世民受到李渊猜忌的时候,婉转规劝,在玄武门事变之时,他陪在李渊身边,建议李渊为李世民正名。

如果从“阴谋论”的角度出发,其实我们可以怀疑陈叔达是李世民埋在李渊身边的“眼线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