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nix Pharmaceuticals is currently enrolling participants in a Phase 3 trial for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(PTSD). For more information, please visit www.recoverystudy.com or www.clinicaltrials.gov (NCT03841773).

News & Events
: Press Releases

手机1024看片你懂得的www238mmcom _“最可恨”变“最可爱”:湘西土匪参加志愿军,毙敌165人

作者:枪骑兵

声明:兵说原创,抄袭必究

在旧中国,民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中。在军阀混战的年代,近乎像弱肉强食的原始丛林。许多贫苦的农民,不想被别人奴役压榨,被迫成为打家劫舍的绿林强盗。其中,也有一些良心未泯的土匪会做些“劫富济贫”的事,但这没有从根本上减少其恶劣行径对百姓的危害。可以说在旧中国,无数原本善良的人变成了魔鬼。

在中国山多地少的湘西山区,数百年来匪患猖獗。很多人为生活所迫,不得不落草为寇,靠劫掠别人养活自己。他们的所作所为,又迫使被洗劫的人也为匪为盗,造成恶性循环,最终村村寨寨都为土匪所控制和奴役。

到了解放战争时期,蒋氏政权为了扩大其阵营,极力拉拢扶持这些土匪,将一个个冠冕堂皇的“国军”称号送给这些土匪,以便让这些土匪武装与我军为敌。

“最可恨”变“最可爱”:湘西土匪参加志愿军,毙敌165人

新中国成立后,面临错综复杂的局面,西南剿匪成为一项非常紧迫而艰巨的任务。这些土匪武装虽然武器装备低劣简陋,甚至许多土匪还使用土枪土炮、大刀梭标弓弩等兵器。但这些土匪钻山越岭,打猎劫舍,练就非凡的“山地游击战”本领。他们剽悍残忍,枪法出众,战斗能力不能小视。所以,剿匪战争并不亚于同蒋军作战。甚至有许多战斗,我军与土匪之间的伤亡比,比我军同蒋军的伤亡比还大。我军付出艰辛努力后,终于基本清除了百年不灭的匪患。

“最可恨”变“最可爱”:湘西土匪参加志愿军,毙敌165人

我军不同于蒋军,不仅要剿灭匪患,更要将这些“魔鬼”重新改造成人。当时,剿匪部队实行“首恶必膺,胁从教育”的政策,对土匪进行甄别分化。罪大恶极的土匪头子和骨干受到严厉制裁,其余被迫为匪的则给予教育,让他们重新做人。

“最可恨”变“最可爱”:湘西土匪参加志愿军,毙敌165人

剿匪战争是和抗美援朝战争几乎是同步进行的。这些具备一定战斗素养的土匪,经过转变后,很多走上正道,在爱国主义的激励下,纷纷投身抗美援朝战争,建立功勋洗刷罪孽。

“最可恨”变“最可爱”:湘西土匪参加志愿军,毙敌165人

这些人的爱国热情,得到充分重视。在剿匪战斗中收获良多的47军139师政委袁福生,就曾这样评价土匪武装:“他们枪法准,能吃苦、能打仗,对于他们的积极转变和参战要求,应该给予足够重视!”基于这一认识,我军从转变的土匪中选拔了1万多表现良好的人,加入了志愿军。

实际的确如此,这些在长期游击战中锻炼出来的“山地作战专家”“神枪手”,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表现不凡。

“最可恨”变“最可爱”:湘西土匪参加志愿军,毙敌165人

我们举几个典型例子。如果有人问你,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哪一位战士得的勋章奖章最多,你可能首先想到黄继光邱少云等战斗英雄。其实志愿军有个英雄人物金珍彪,获得的奖章并不亚于上述著名的战斗英雄。在一次战斗中,他的战友都牺牲了,只剩下他一人。金珍彪独自坚守阵地,战斗不息,一人击毙165名“联军”。在紧要关头,他像《英雄儿女》中的王成一样,喊出“向我开炮”的豪言壮语!

“最可恨”变“最可爱”:湘西土匪参加志愿军,毙敌165人

金珍彪歼敌165人,被志愿军授予一等功臣、二级战斗英雄称号

这位英雄战士入朝参战并不久,还是一个刚刚经过改造的湘西土匪。新中国将土匪由“魔鬼”转变成了人民英雄。

又如志愿军某部连长姜长禄,在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,带领连队战士坚守阵地和坑道,与美军反复激战多日,创下辉煌战绩。而这个姜长禄和他带领的战士,大多是湘西土匪改造而来。不仅在他这个连队,实际上被美军载入军校教程的上甘岭战役中,有不少干部战士是重获新生的湘西土匪。

“最可恨”变“最可爱”:湘西土匪参加志愿军,毙敌165人

在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中,人们送给志愿军一个无比光荣的称呼——最可爱的人。这个称谓,出自作家魏巍在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。此文记述的松骨峰战斗,有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英雄人物,也是湘西汉子。

正是我军的神奇力量,使这些昔日“最可怕”“最可恨”的人,变成了“最可爱的人”!